【RPS/Evanstan AU】苦糖果 放开手(2)健全END

狗血味酸糖浆:

健全结局。一开始就脑好了这样的结局,无论有这么波折狗血酸爽,这都是个关于爱的故事 ; )


中午开始也中午结束,这文完结了。感谢每一个回复评论给我补血的人,没有你们我大概半路就坑了,爱你们!!>33<


趁鸡血断个后路,印量调查:http://vote.weibo.com/vid=2784742


正文双结局+两个番外(两个结局分支中当克里斯发现巴基熊和糖果会发生什么)大概12W上下,200P上下,45元上下,基友想要所以CP15绝对出,其他什么都没定(飒爽)。






  “那么,这是最后一次?”


  “对,可以停药了。”心理医生站起来,与他握手,“不过只要你需要,这里的大门随时对你打开。”


  “我倒希望再也不用看到这里的大门。”Chris笑着回答。


  走出房间,太阳正挂在天空正中,衬得天空格外的蓝,一群鸽子在远处盘旋。Chris深呼吸,觉得如释重负。一年多前病情就已经在控制中,只是为了保险起见,没断掉药物和每周一次的心理治疗,如今一切终于到了尽头。


  他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让妈妈别再为此担心。母亲知道的只有真相的一半,那一半够让她操心。然后他联系了弟弟,恭喜他可以摆脱那些工作——没有医生的保票和母亲的赦令,可怜的Scott不得不一直负担着Chris的大部分工作。Scott在那头发出一声欢呼,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叫了起来:“就是今天?这么巧?”


  “巧什么?”


  “噢,我知道一家很棒的店在搞活动!你今晚有事吗?有事也推掉,来吧,我们来个庆祝派对!”


  “这么赶?”


  “又不是发请帖的那种!叫上Anthony,就我们几个。他可好久没见你啦!”


  这倒是真的,Chris立刻同意。那以后他就没去过健身房,借口是没时间,需要看病,Scott和Anthony都没有戳穿他。那时发生的一切像一场局部飓风,把Chris的生活搅得七零八落,又倏尔消失。


  有那么一两次,Anthony曾提到过那场飓风。


  “其实你可以见他的。”他说。


  “然后呢?”Chris反问过去,“继续把他关起来?”


  “你知道我的意思……你只是没必要矫枉过正。”


  “我不能保证。”他结束了对话。


  第二次Anthony状似不经意地提起Sebastian今天来了健身房,Chris生硬地转开了话题。之后Anthony再没提过那个人,Scott也没有,唯二的知情者对此保持沉默,他们都是贴心的朋友。


  Chris把全部精力投入治疗和工作中,不去见Sebastian,甚至避开他的全部消息,坚决得像畏惧复吸的戒毒者。他仍没有从那段感情中走出来,并且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没有例子可以参考,谁听说过哪对情侣的分手台词是“我爱你”?听上去简直好笑,但那时就是……没有别的办法。有时候他忍不住想,要是有哪怕一点不同,事情会怎么样?如果没有撞上那个该死的瘾君子,如果听到那句话的时候自己没有恐慌发作,如果他不是在那个时机听懂了那句话,一切都会不一样。把时间调到最初,如果他们没在那里相遇,或许他们会相视一笑擦肩而过,又或者相邀去喝一杯,慢慢成为朋友,恋人。一切都在阳光之下,不会在暗处酿成如今残留在记忆深处的,那杯又苦又甜的酒。


  话说回来,比起擦肩而过,还是让他品尝苦酒吧。


  晚上他们在家里碰头,Anthony和Scott结伴而来,见面就给了Chris一个熊抱。“你没事了?我可以在你背后拉开礼炮了吗?”他笑道,“不会把你吓到地板上去吧?”


  “敢连发就做好要负担起我两百磅体重的准备。”Chris故作严肃地说。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一起来。”Scott拿手肘捅了捅Anthony的肋骨,“放心吧,我们俩一起动手,总能把他从地板拖起来。”


  他们叽叽喳喳谈了一路,到了目的地Chris才发觉有点不对。倘若你要避开某个地方,那个地方一定在你心中鲜明得像画上了红线,现在他们就一脚踩进了红线区。Scott已经走进了酒吧,Chris一把抓住后面的Anthony,Anthony知道他想说什么似的率先开口:“他不在这儿干了。”


  好吧。都过了这么久,有别的工作也在常理之中,没准住的地方也换了呢。Chris松了口气,随着Anthony走进去,假装自己没有感到失落。周围都是舞动的人群,吧台附近格外热闹,的确像有什么活动。Scott打头,坐到了吧台边唯一空着的角落,招呼Chris过来。Chris在中间的位置坐下,他们一左一右把他夹在中间。


  这一举动非常有必要,若非他们联手把Chris摁住,在坐定看清的那一刻他就要跳起来。


  “那是谁?!”他瞪着Anthony,从咬牙切齿地问。


  “是Anthony的朋友啊。”Scott无辜地说。


  “他昨天辞职了,今天是他的欢送会,晚上这场酒水半价呢!”Anthony特别无辜地说,他张大眼睛装可爱的样子简直假得恶心。这两个骗子!叛徒!Chris挣扎了一下,未果,只好坐着不动以防自己看着太显眼。他吞了吞口水,战战兢兢把刚才一触即离的目光重新移回去。吧台的中心站着个英俊的年轻人,剪短的头发打着卷儿,看上去精神又可爱。他身上没穿制服,而是休闲的浅色衬衫,脱下的外套搭在吧台一角。调酒壶正在他手中游刃有余地翻飞,这期间他还能对调笑的观众回以微笑,笑容让灯光都黯然失色。他看上去好极了,又出现得太快,不符合任何一场梦中的剧本,让Chris险些要心脏骤停。


  “天啊!嗅盐在哪儿?”


  “挺住!哥们,坚持住!别昏过去!”


  Chris回过神来,给了满脸看好戏表情的两人一个大大的白眼。他愣怔了太久,白眼都翻得没什么底气。


  Sebastian看起来好极了,比起分开的时候,甚至比起曾经在酒吧里看到他的时候。他会大笑,会回嘴,会自然地与不同的人交谈,像与朋友一样。不,从那熟稔的态度来看那些人就是他的朋友。他有朋友了,不止那个室友,各色各样的人都有,他们全都显而易见地喜欢他——当然,怎么会不喜欢他呢——并且被他喜欢。有个亚裔把一顶军帽扔到他头上,另一个人把它斜着扣严实,他斜戴着军帽对那边露出一个坏笑,不远处的女人们对他拍手尖叫吹口哨。他们说了句什么,Sebastian把调好的酒一路滑过吧台,停在其中某个女孩面前,她们起哄个不停,拿起酒杯的那位做了个捂胸口的动作,看上去完全被他迷住了。


  他看上去过得很好,有自己愉快的生活,从阴影中恢复过来。Sebastian像一株极具韧性的野生植物,给他点空间就能蓬勃生长,远不像看上去这样柔弱。没准只有我才觉得他柔弱,我当时怎么会傲慢到觉得他没了我就不行呢?Chris笑着微微摇头,把复杂的情绪压下去。


  又渴望重逢又畏惧它,为分别后对方过得很好高兴又失落,人的劣根性就摆在那里,Chris破罐子破摔地想,我拿它有什么办法。


  “那些都是酒吧的常客,为他来的,他可受欢迎了!英俊又脾气好的调酒师,而且还没有女朋友!”Anthony在旁边添油加醋地说,“也没有男朋友!单身!居然一直单身,简直没道理!”


  Chris眨巴着眼睛,某些压了很久的念头拼命往上浮,像条旗鱼般高速冲破脑海。那念头还没成型,Scott已经开始与Anthony一唱一和。他一边大力拍Chris的背,一边用大到夸张的声音高喊:“好巧啊Chris,和你一样单身哎!”


  Chris恨不得捂住他的嘴,来不及了,声音范围内的大部分人都对这边投来了目光,包括Sebastian。Sebastian随意瞥了他一眼,顿时睁大双眼愣住了,手中的瓶瓶罐罐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度就要落地,他这才手忙脚乱地去接。他的朋友们欢乐地发出嘘声,起哄要罚他酒。


  “啊我看到个美女!”Anthony忽地站了起来。“我看到个帅哥!”Scott紧随其后,他们约好了似的双双起立,往别处走去。Anthony走向Sebastian那边,和他还有他的朋友们打招呼,明显与所有人关系都不错。接着他开始手舞足蹈地引领话题,激起一阵阵笑声,很快把人群的专注点转移到自己身上。他可真是个贴心的叛徒。


  Chris站起来,打算坐到更偏僻的位置,才站起身就被人拉住了袖口。Sebastian气喘吁吁地抓着他,从人群中快速冲杀出来显然是个体力活。注意到他看着袖子的目光,Sebastian又赶紧松手,飞快地笑了一下。“抱歉,这里有人吗?我能坐这儿吗?”他连珠炮似的说,“或者我能请你喝一杯吗?”


  他们只隔了一步之遥,近得能看到对方的睫毛。Sebastian看着他的双眼闪闪发光,那种目光忽然抚平了Chris心中的不安、分隔的时光和存在过的一切阴翳。他失笑道:“真是老套的搭讪方式。”


  “管用就好。”Sebastian笑出两颗虎牙。


  这里人太多,Sebastian带他去了后台,也有个小吧台,音乐声从外面透进来,不会显得嘈杂也不会太安静。Sebastian从下面拿出工具,为Chris调酒。那近在咫尺的身影让Chris恍如隔世,几乎疑心自己在梦中,一下子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好在Sebastian絮絮叨叨说个不停,像与分别许久的老友交谈。他们一直有种奇怪的默契,像在跳舞,你退一步我就前进。


  “半年前我见到了妈妈。她和一个美国人,一个私立学校的校长结了婚,也移民到了美国。那个学校的学生教她用推特,不知怎么的找到了我的主页,看到了我的照片,我们取得了联系。真巧啊!”


  “我搬了家。Chace,就是我的室友,也搬走了。他终于存够了钱。新家和这家店的老板在同一个街区,那里治安很好,平时很安静,邻居都是很好的人。”


  “我去上了Anthony说的那个艺术学院,我想我的确很喜欢戏剧。接下来的学年可能会忙起来,所以我辞了职。老师说我有机会去英国莎士比亚环球剧场学习演戏一年,就是明年,之后没准要搬到更远的地方去。我还在想,要是今年见不到你,没准你只能在屏幕上看到我了。”


  说到这句时Sebastian羞涩又有些自得地笑起来,感染得Chris也忍不住要笑。Chris感到后怕,又有一种古怪的自豪感。他一点都不怀疑Sebastian可以出现在银幕上,他的Sebastian值得全世界的人喜欢。另一方面他还有点想得太远的嫉妒心,为不知多久后会出现的,遍布五湖四海的情敌们。


  “你的酒。”


  Sebastian停下来,把酒杯递给他。杯子里盛着一汪蓝宝石似的液体,在灯光下闪着梦幻般的光彩。


  “这杯叫什么?”他随口问。


  “Chris。”


  “什么?”


  “叫‘Chris’。”


  Sebastian舔了舔嘴唇,摸了一把耳边的头发。他的头发已经被剪短,没必要抹到耳后,那只是他曾经在Chris面前紧张时的习惯动作,Chris不是唯一一个留恋过去的人。他顺着看过去,看到了红通通的耳朵。Sebastian顶着红通通的耳朵,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Chris,眸子里的湖蓝色几乎要溢出来。他说:“它像你的眼睛。我想着你的眼睛做的。”


  Chris没听过比这更动人的情话。


  有什么东西在他脑中炸开,掀翻了覆盖在上面的彬彬有礼、成熟稳重的表皮。所有忧虑和阴霾被一扫而空,像那杯晴空一样的酒——在Sebastian的眼中他居然有这样美丽的色彩——温暖的电流在血脉中畅通无阻。这当然是爱,Chris根本找不到忽视它、否认它的理由,他根本找不到第二个让他如此神魂颠倒又觉得身心平静的爱人。顾虑和计划都被忘到了天边,他抓住Sebastian的手,像个头一回约心仪对象出门的毛头小子一样,老套又突兀地说——


  “我能约你吃顿晚餐吗?”


  


  相遇的第三年,他们开始了第一次约会。




                                                                              【END】

评论
热度 ( 789 )

© 冰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