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鵝與大白鯊 1

TigerLily:

這篇是還之前的祭品,點梗文, @白羊女王michelle 點的"CE在下雨天,捡到了384,然后被赖上了的甜甜甜故事"


我沒有寫過RPS文,在Evanstan之前,我甚至不看RPS的,不過咱老冰棍就是有這魔性,讓人打破所有節操原則。本來是想寫個短篇的小甜文,不過一不小心他又長胖了......所以大概會是3章或4章寫完。希望有符合Michelle的想像,寫得不好請鞭打小力一點>"<




所以這是一篇evanstan的RPS文,AU文,不看RPS的小夥伴要趕快撤離喔~




裡面提到的黑天鵝,跟那部電影沒有關係喔,是由Nassim Nicholas Taleb提出來的一個理論,指的是之前極少發生過,所以沒人預料得到,卻能造成市場重大影響與衝擊的意外事件,有正面也有負面的這樣。


裡面的新城,不是真實存在的城市,但我是有一個城市做參考的。之後會提到的事件,也是真實有發生過的,只是我為了方便會調整一下時間。另外裡頭提到那幾本書,除了華爾街之狼以外其他的我都很推薦,不會太艱澀,不懂財經的人也看得懂,關於華爾街內幕的書。我寫得有不對的地方,歡迎大家給我指正喔~




******


1.




當所有的人都在熱烈討論這次新掛牌的網路公司明天開盤股價將會有多少時,Chris宣布他將要離職的消息。大家先是一陣錯愕,然後和他同一批進公司從菜鳥開始流著血淚爬到現在副總裁位置的David很不自然地大笑兩聲,要他別再開玩笑了,Chris回應他說我只做到今天。接著辦公室就像炸開一樣,他的交易桌小組同事們誇張地驚呼著。Chris平靜地坐在他的椅子上,看著每個人用不可置信的表情說服他繼續留下來,說自己會多捨不得他,就覺得想笑。因為他很清楚,這群人裡除了一起共患難過的David以外,不會有人真的感到遺憾,而除了David,他也不會想念這裡的任何人。他們八成現在已經在想,要怎麼樣攻佔他留下來的位置,還有他手上那些大富豪客人。不能怪他們無情,他們是大白鯊,華爾街就是他們的海洋,競逐帶著血腥味的利益,是華爾街鯊魚的本性。



最後一次下班,他特地打了卡。他在這裡工作了那麼多年,幾乎沒有打過卡。對於工作到半夜回家睡個三個鐘頭又進公司已是家常便飯的業務交易員們來說,打卡的動作多此一舉。他婉拒了大家為他辦歡送會的提議,只和Davie到平常他們會去的酒吧喝一杯。David有點不高興,怪他隱瞞他,但Chris只是聳聳肩。Chris把他手上的客戶都交給David,他知道在這個利益至上的地方,至少David會真心為顧客的錢著想,儘管那真心只有一點點,還是比別人多了。一整晚他都毫無保留地交出一切資訊,反正他也不打算再回來,但掌握這些訊息絕對能讓David往上一層樓,從副總裁朝董事總經理的目標邁出一大步。



"那你接下來打算幹嘛?"David因為喝太多杯龍舌蘭眼睛都紅了。



"去寫小說。"



David差點沒在酒吧裡笑到斷氣。



******



Chris其實已經計畫很久了。他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在做的事很可能讓他死後搭上地獄直通車的時刻,是接到一通電話。電話裡的人聲音嘶啞,彷彿剛大吼過。他要他們公司把他的退休金還來,因為他聽了他們投資銀行的業務員的建議,把退休金投到一個他根本就不孰悉的垃圾債券裡,結果錢就這樣無聲無息地飛了,扔進水裡至少還有噗通一聲。對方在電話裡又是懇求又是怒罵,讓Chris膽戰心驚,說什麼也安撫不了他,而他甚至不是他的客戶,不知怎麼地打到他的手上。Chris早就不處理散戶的生意,他的客戶都是大型避險基金或是資產管理機構,經手的金額,電話裡的人恐怕連想像都沒有辦法。最後對方,一個聽起來至少已經步入晚年的大男人,在電話那頭哭了起來,



"我什麼都沒了,銀行要收回我的房子,錢也沒了,我只能去死。"男子在電話裡說,哭泣令他的話語模糊不清。



"請不要這樣做,我很抱歉。"Chris掛掉電話。其實他根本不該跟對方講那麼久的。



然後政府公布這一季的經濟數據,交易廳裡一陣兵荒馬亂,所有的人都在喊叫,Chris的交易桌也迅速動了起來,電話響個不停,人人都在抱著話筒,找交易員和客戶,剛剛那通絕望的電話就這樣被Chris忘得一乾二淨。直到過了幾天,Chris在清晨六點一邊喝著特濃的黑咖啡,一邊準備要出門的時候,看到報紙上有一小小格的新聞,報導了一個因為投資不利而失去所有存款的退休老師在家中自盡的消息。Chris差點打翻咖啡,然後他在大得可笑的餐桌旁坐下來。他並不確定這是不是就是打電話給他的那個人,但他覺得有可能是。等他進了辦公室,坐在彭博終端機和其他三個螢幕前,準備和分析師們開始晨間會議時,他又覺得一定是他沒錯。對方說他要去死,Chris說我很抱歉。天啊。



半夜回到家裡,那間能夠俯瞰曼哈頓夜景,寬闊乾淨但冷清的公寓時,Chris開始拼命回想自己過去做過的每一件錯事。一直以來他都相信自己給客戶的投資建議是對他們最有利的,但他也不是沒有被業績壓力和獎金誘惑沖昏頭過。明知道這家公司體質不好,還是推薦給客人;為了賺手續費用客戶的帳戶快速買進賣出;過度吹捧某家股價不合理飆漲的IPO。太多了,想得他頭皮發麻。這是他第一次感到如此驚慌,又愧疚。像那位老師,拿著微薄的退休金,相信那些舌燦蓮花的業務員,把錢交給他們,希望能多賺點錢讓自己和家人好過一點,結果落得一無所有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而因為Chris變成這樣的,也不知道有多少。這種想法令他感到害怕,太害怕了,他感到有點心悸,呼吸開始有點困難,胸口悶痛。他知道自己的恐慌症又快要發作了,不想太依賴藥物,必須讓自己轉移注意力。於是他打開他的筆電,開始打字,把所有腦海裡的東西都打出來。就好像一個暈車的人一定要把那些東西都吐出來一樣,吐完就輕鬆了。



華爾街的工作壓力大到能壓死人,所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發洩方式。有些人會拼命花錢,反正錢來得太快又太多;有的人用藥物和酒精,有的人會用性。Chris則是用寫作,把他的不滿挫折興奮想像一切的一切都寫下來。一天寫幾句,寫一段,寫一章,漸漸的,這些雜亂的文字有了組織,Chris又為它們添加了一點故事。就這樣,他的胡言亂語開始有了骨架,一點一點黏上血肉。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靜。但他知道,如果他繼續待在這裡,這片貪婪的海洋之中,總有一天會有另一個哭著要他還錢的人,會再度毀了一切。他不想這樣的事發生。



他在一座南方大城裡找到他的救贖。那是一間位在寧靜社區的磚造小屋,兩層樓,有著這城市自殖民時期留下的獨特風格,裝飾花樣精緻而繁複的鐵欄杆在二樓陽台邊圍成一圈,淡綠色的牆壁,一整排白色落地百葉窗;還有一個前廊,能擺上兩張躺椅和一張小桌子;另外還有一個庭院,無人理睬的草地看起來雜亂無章,但只要好好整理看起來就會很漂亮。Chris還記得第一次看到這間房子,覺得就像是被擊中一樣,這簡直就是《亂世佳人 Gone with the Wind》的場景,只是小一點溫馨一點。就是這間了,他不動聲色地在心中吶喊,無論如何他都想要這棟房子,但他表面上裝做意興闌珊的樣子,好跟房屋仲介員殺價。最後他根本沒殺多少就出手了,他太想要這房子了。想像這房子好好整理之後會是什麼樣子,就像把一個蓬頭垢面衣著隨便的漂亮女子精心改造成社交名媛一樣。他知道這房子不會讓他失望的,他會在這裡展開乾淨的新生活,不再有沒完沒了的金錢遊戲,不再有人因為他的話而一無所有,一切都會好的。



只是他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Sebastian,他人生中的黑天鵝事件。對Chris來說,Sebastian就是那麼特別,那麼罕見,Chris不可能預測到,任何統計模型都預測不到他的出現,卻為Chris的人生帶來巨大的改變,好的那方面。



******



Chris之所以選在新城定居,是因為小時候他們全家人一起來玩過,令他留下非常愉快的印象。自從他進了華爾街工作,跟家人就有些疏遠了。他們仍然會連絡,會在假日時團聚,但Chris總感到一睹無形的隔閡立在他們之間。這次他決定離開華爾街到新城定居,寫小說過日子,他的母親很贊成。



"雖然以寫小說做職業有點風險,但能離開華爾街不是壞事。"他的母親說。



有點風險?這樣評論他的決定真是保守。Chris有超過十年的時間都在評估風險和利潤,這樣做所冒的風險,不用他們銀行裡的計量專家去計算他也知道,絕不亞於一支最複雜最不透明的結構式衍生性商品。他有可能寫不出來,或寫出來後出版社不想出版,或出版之後沒人要買,他的心血會成為回收廠裡一疊疊的廢紙等待銷毀,而他會為了一個不切實際的解脫方案而放棄上百萬的年薪。考慮到他即將要升任董事總經理了,這數字還得多乘幾倍。為了避免以後會窮途潦倒到去加油站打工,他有準備。他把南安普敦的度假小屋和三輛車中的兩輛出售,換得現金增加存款;他打算出租現在這間公寓,而不是賣掉,這樣在他專心寫作的時候每個月仍有房租收入;他將一部分的存款投入長期走向的共同基金和股票裡,那些他親自挑選仔細研究過,體質穩健績效優良的基金和公司,即使碰到市場不景氣也能站穩腳步;還有一些錢,用他擅長的方式到市場上去做一番激烈的廝殺,賺了就走不留戀。他給自己存到一筆只要他不要太奢侈,就能安穩過一生的金錢。儘管他不知道自己能夠過這樣淡泊的生活多久,而他的錢又會不會在一年又一年的通貨膨脹裡越來越稀薄,但有了這些,還是能讓他比較安心地開始新生活。



"不過如果只是要寫小說,為什麼非要離開紐約呢?"他母親又問。



因為如果不走,總有一天他會再回去那個海洋的。他曾經喜歡那個工作,也一直做得很好,跟毫無頭緒的寫作事業比起來,把別人的錢拿在手上翻來覆去的遊戲他更擅長。到處都是他認識的人和孰悉的環境,他會再回去的,直到下一個打電話來威脅自殺的人又出現在報紙上。他要徹底斷絕這樣的可能,搬到十萬八千里外會很有效的。




"因為紐約太吵了。"他僅僅是這樣回答,然後邀請他的母親有空一定要和他的兄弟姐妹們一起來看他的新家。



Chris透過電話和視訊跟他的設計師討論他想要什麼風格的室內裝潢,從紐約和歐洲運過去的高級家具,他的書,他的一切一切,一點一點地慢慢轉移到新家去。他在紐約的公寓越來越空蕩,但他卻越來越興奮,迫不及待地等著新的開始。他的直屬上司,一位資深的董事總經理,面對他離職的通知,以為他被挖角了,急忙地扔出一堆福利慰留他,還要他眼光放遠一點,銀行高層看中他為公司帶進業績和重要客戶的能力,喜歡他精準但不苛刻的分析,認為他再過個幾年,先升上董事總經理,到歐洲或亞洲磨練幾年,再往上到合夥人的位置絕對不是夢想。大把大把的錢等著他呢,一個月換一個女伴,每年換跑車都不是問題,可是這些都不是Chris要的。他想要的,平靜,不再愧疚,心安理得,銀行給不了。



失業的第一天,Chris仍一如往常地在五點鐘起床,搖頭晃腦地打開電視看CNBC,一邊刷牙一邊想著今天要聯絡哪一位客戶。然後他才突然驚覺自己再也不需要見什麼客戶了,CNBC上說哪一家銀行爆發擠兌或是歐洲央行降息也不關他的事了。他可以睡到十點或下午兩點也無所謂;他可以坐下來好好吃一頓飯,而不用跟客戶談生意或是一手拿著冷掉的三明治一邊盯著彭博終端機另一手還準備打電話;他終於可以好好坐下來看一場籃球賽而不只是精彩片段重播;他可以真正出門去運動,來個一日健行或是露營,在公園跑個幾圈,而不是下班前到公司附設的健身房在機器上亂跑幾分鐘,眼睛還黏在眼前的財經新聞上;更重要的是,他可以專心地寫他的故事了,手機不會再響個沒完沒了地打擾他。可以做的事有那麼多,但Chris還是覺得有些不知所措,好像生活一下子沒有了重心。但後悔已經來不及了,他在紐約多留幾天做最後的道別,吃了幾家他喜歡的餐廳,找了一些朋友小聚。本來也想和曾經約會過的女友們碰個面,但他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和哪個女孩約會超過一個月,感情連建立到需要說個再見的程度都沒有。



帶著一點遺憾,一點緊張,還有很多的期待,Chris終於搬到新城。當他開著墨綠色的Jaguar進入這個社區的時候,他能感覺人們都在前廊或窗子後看著他。的確,Jaguar太招搖了,他或許該換台福特或是穿著紅漆的小卡車,後頭裝著他全部的家當,但他就是不想放棄這輛Jaguar。他愛她低沉的運轉聲,流暢的車身線條和帶著光澤的顏色,平穩地載著他奔向新生。他賣了另外兩輛更張揚的跑車,但這輛一定要留下來,而且他會親自幫她洗澡。儘管他現在這麼在意這輛車子,寧可被當作北方來的粗魯暴發戶也無所謂,但是當他真正失去這輛車子的時候,他一點也不傷心或憤怒,而是平靜,因為Sebastian就在他的身邊,和他十指交握,讓他有了另一個領悟。有了Sebastian失去一輛車不算什麼,任何他現在擁有的東西,在Sebastian面前都不再重要。



他的房子裡裡外外就像他所想的一樣完美。設計師把一切都打點好了,搬家公司也把剩下的東西都先搬過來,他很快就安頓好。他的社區離主要的觀光地點有些距離,但又不會太遠,所以生活機能上很方便,也不會有一堆揹著相機的觀光客從他家門前經過,東拍西拍還指指點點。Chris迅速查出這個社區居民的日常主要活動範圍,一間咖啡廳,供應好喝的濃縮咖啡和普普通通的派;一家有著美味南方料理的家庭式餐廳;讓不想大老遠跑到Walmart買東西的客人可以選購雜貨的小商店。Chris每隔兩天到咖啡廳去吃早餐,到餐廳吃午飯,在商店買報紙和啤酒。他和店員老闆還有出於好奇和試探而跟他說話的居民們聊天打招呼,有限度地透露個人訊息,但也足以和其他人建立交情。社區舉辦烤肉會的時候他帶著一大盤從外燴公司訂來的三明治參加,偶爾出現在周日的教堂裡,讓大家知道雖然他開著一輛囂張的車子,看起來沒有工作也不像其他的住戶一樣需要為錢煩惱,但他真的很想融入大家,因為他想在這裡開始新生活,一點也不想搞砸。憑著他在華爾街和客戶交際應酬拉關係的本事,他讓鄰居們慢慢接受他這個北方佬,但更重要的是住在他隔壁的Anthony。Anthony是咖啡廳的老闆,Chris大力稱讚他沖咖啡的手藝,並小心避開派的話題,每天都跟他閒聊幾句聖徒隊的戰績,還有微風隊今年有哪幾個球員可能升上大聯盟。他們會相約一起酒吧去喝個幾杯,或提著啤酒到對方家裡去看球賽,還會交換一下健身的訣竅。Anthony是開朗熱情的人,就像新城一樣,Chris很快就跟他交上朋友,透過他打入地方的社交圈。Chris和每個人都能聊得來,只有談到投資的話題他會閉口不談,說自己對這個一點也不熟。



努力交朋友的同時,他也認真寫作。他透過朋友的關係把他的稿子交給在紐約的一位編輯,幫他修改一下,做些建議。對方寄回用紅筆改得又花又亂的稿子,就像非常不認真的小學生被退回的不及格考卷一樣。



"Chris,我覺得華爾街揭密的題材是可以寫,但是你覺得自己有突破那些前作嗎?"編輯在電話那頭對他提出勸告,"講網路泡沫的亂象,有《一個投資分析師的告白》了,要講投資銀行,《我為什麼離開高盛》你應該也讀過吧?你的故事也不像《華爾街的放逐者》那麼壯烈,要寫骯髒那一面,哈囉?《華爾街之狼》?那你覺得你的故事有什麼特別的?可以吸引那些讀者?你的自省?那太......"Chris可以想像編輯在電話那邊揮舞著手,協助他想出一個詞來形容他的作品,"太無聊了。"



"噢。"Chris只擠得出這個回應。



"聽著,你有天分,也有故事,在華爾街工作超過十年一定有很多可以寫的。把那些經驗融入一個能吸引人的故事情節裡,然後去上寫作班修練你的寫作技巧,一定會有用的。華爾街既神秘又邪惡,大家會對這個事情有興趣的。到時候我們再來聊聊你的出書計畫,好嗎?"



編輯仍在鼓勵他,這讓Chris感到一絲微小的生機。他每天睡到五點就起床,運動之後到Anthony的咖啡廳吃個早午餐,或是直接等到中午去餐廳吃海鮮gumbo。在路上拐進小商店裡買個飲料或點心,回家給自己泡一壺咖啡之後開始寫作,寫到他想停下來為止,再上線上寫作課程。晚上他去酒吧,或者在家裡看電視,一個人,或者和Anthony。之後就爬上他大得像船一樣的床,一個人睡覺。他不否認他仍然會看CNBC,讀報紙財經版,看k線圖和財務報表。他對自己解釋只是積習難改,但在內心深處他知道,自己是在做準備,做退路,萬一退休這條路行不通,還能回得去原來的海洋。因為連他自己也不確定,大白鯊在小池塘裡能不能生存下來。



******



人人都說黑天鵝事件發生前沒有徵兆,但事實上是有的,只是大家沒有聯想到,或是根本不在意。不過對Chris來說,他的黑天鵝降臨得的確超乎想像,也沒有合理的原因可以解釋。因為Chris設想過在新城的生活會發生的各種狀況,他可能會水土不服,被鄰里排擠,無聊到發瘋,寫出一篇屎來。但無論如何就是沒有想到,他會在這裡碰上愛情到來。



這天他起床的時候,遠方的天空有一片黑鴉鴉的烏雲,風比平常大了點,吹得路邊的樹沙沙作響。Chris自己在家烤土司做早餐,吃披薩當午餐,劈哩啪啦地修改他的稿子,一下子覺得自己寫得很棒,一下子想把整台筆電扔進垃圾筒。喝掉兩壺黑咖啡之後,他決定出門去晃晃。他幫Anthony收拾咖啡廳,到酒吧去喝兩輪。等他出來時,外頭落下傾盆大雨。像水庫洩洪一樣的大雨使得道路在黑暗中更加不清楚,Chris緊握方向盤,放慢速度,緩緩往家的方向前進。等他轉進車道的時候才發現他的庭院外站著一個人,背著一個大背包的身影看起來像是背後有個巨大龜殼一樣,一手拉著帽子,一手扶在Chris的圍籬上。一看見Chris的車,他立刻朝他舉起了手,興奮的身影在雨中跳躍著。



Chris想不到有誰會突然出現來找他,如果是他的家人,他們一定會先通知他。Chris拿了一把傘撐開來之後走向陌生男子,那男人一開始笑得Chris在黑暗中都看得見他的一排牙,隨著Chris走近,他的笑容漸漸收起來,慢慢換上狐疑的表情。



Chris把傘移到他們倆的頭上,眼前淋得溼答答的男子離他很近,"John住在這裡嗎?"他在雨中大喊。



"John什麼?這裡沒有這個人。"



"John Kent!他說他住在這裡的!"



雨下得實在太大,沒辦法這樣交談。陌生男子在雨中瑟瑟發抖著,帽沿下的臉蒼白而迷惘。"先進屋再說!"Chris為他拉開圍籬的門,他的鞋子也被濺濕了。



男人在前廊脫下他的雨衣和背包的防水布之後,隨著Chris進屋。Chris看著他像一隻小狗一樣甩甩濕淋淋的頭髮,把頭歪向一邊跳了兩下,想把耳裡的積水晃出來,泡水的鞋子發出悶悶的怪聲。他對Chris咧出一個帶著歉意的笑容,露出兩個虎牙,"抱歉,地板弄濕了。"



看著男人率直的笑,還有一身濕的狼狽樣,Chris生氣不起來,也沒考慮邀請一個陌生男子進門這件事安不安全。他有一把不知道塞到哪裡去的手槍,牆上掛著一把裝飾用的骨董卡賓槍,但他完全沒想到要用。或許他的警戒心被新城緩慢的步調感染,也或許是那個男人笑起來時彎彎的眼睛,如果在紐約他會直接把他關在門外,"沒關係,我給你拿條毛巾吧。"



Chris拿來一條乾毛巾,看到男人已經把背包放在地上,身上仍滴著水。"你說你來找誰?"Chris把毛巾遞給對方。



男人感激地接過毛巾,往自己頭上胡亂擦幾下,"John Kent,我們在Coachella音樂祭上認識的,他給我這個地址,說如果我到新城來的話可以來找他。"



Chris對這個姓名有點印象,"這裡只有我一個人住,剛搬來三個月而已。"



"這樣啊,"男人掩不住失望。



"可能是前任屋主,不然就是他騙你的,給你假地址。"



男人聳聳肩,"可能喔,畢竟我們半年沒連絡了。"然後他打了一個結實的噴嚏,看起來非常可憐,讓人想摸摸他的腦袋安慰他一下。



在Chris自己的腦袋思考之前,他的嘴巴先動了,"或許你會想要洗個澡,換上乾衣服?還是你有地方去?"



"我本來以為可以在John的沙發上借住幾晚的,現在大概不行了。"他無奈地笑了笑,"如果你肯讓我借用你的浴室我會很感激的,雖然我不確定還有沒有乾的衣服。"他看了一眼地上濕了一大塊的背包。"雨太大了,水似乎從防水布的邊邊滲進去。"



"你可以用我的浴室。"



"太好了!"男人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臉一瞬間亮了起來,像一隻小小的拳頭在Chris的胸口搥了一下。他蹲下去打開包包開始翻找,先拿出一個包得好好的方形包裹,還有一個同樣包得嚴實的書本形狀物體。他很快拆開防水布,Chris看到那是一台相機和一本厚厚的筆記本,裡頭夾滿東西而鼓起來。男人檢查一下,"都沒濕掉,真是好險。"



Chris看著他繼續在背包裡東翻西找,然後從裡面抽出一條褲子和衣服,"真幸運,我竟然還有勉強算乾的衣服。"



男人站起來,Chris給他指了一個方向,"後面右邊那間就是了。"



"謝謝你。"男人抱著衣服看了Chris一會,然後向他伸出一隻手,"Sebastian。"



Chris被他看得臉癢癢的,感覺很奇怪。他忍住沒去抓臉,回握了那隻濕涼的手,"Chris。"



Sebastian對他笑了笑,走進浴室裡。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門後,Chris才發現自己原來剛才一直屏著氣。



浴室裡傳來另一個噴嚏聲,然後是水流的聲音。Chris發誓這麼做是為了確認被自己迎進門的那個年輕男子不是什麼連續殺人犯,利用他無辜的臉引起獨居男子的注意,引狼入室,然後讓這些被沖昏頭的男人死在自己床上。他絕不是在說自己被沖昏頭了,只是想保險一點。他找到房屋仲介員的電話,把他吵醒,拿到前任屋主的電話。當他播通前任屋主John Kent的電話時,對方似乎在一個很吵的地方,派對或是舞會上。



"Sebastian?天啊我當然認識他!"John Kent的聲音傳來,似乎正朝著話筒吼叫才能壓過音樂聲,"他現在在新城?"



"他說認識你,想來你這裡借住幾天。"



"如果那房子還是我的,當然沒問題,他人很好的!"他大聲強調,"我換新電話了,就是這樣他才沒聯絡到我。"



前任屋主向Chris保證,Sebastian絕對是個和善的好人,如果他能借他幾個晚上他會在心中對Chris感激不盡。"我會向大地之母為你祈禱。"John不知所云地為Sebastian求情。



掛了電話之後,Chris想了想,那個半濕的背包仍蹲在那裡,好像隨時準備要走。他走進廚房拿出一罐很好的咖啡豆,沖了一壺咖啡,又做了一個大尺寸的三明治,把他能找到的火腿和燻肉片加上起司都夾在兩片麵包裡。



Sebastian從浴室出來之後整個人變得乾淨清爽,而且年輕許多。他抬起頭,朝空中聞了聞,"好香啊,我從早上到現在都沒有吃東西呢。"



Chris有點不好意思,"我煮了咖啡,還有三明治。"



Sebastian看起來有點驚訝,但笑著接受。"你人真好,真的。"



他在廚房中島旁的高腳椅坐下,對著三明治張大開心的嘴巴,就像一隻快樂的小狗一樣,如果他有尾巴,八成正在瘋狂地左右搖擺。Chris到現在才發現他有一雙大大的綠色眼睛,因為食物簡直要迸射出熱情的火焰。那樣子讓Chris覺得好笑。




Sebastian看起來餓壞了,他拿起三明治大口咬下,食物把他的臉頰塞得鼓鼓的,他模糊不清地向Chris道謝。Chris為他倒了一杯熱騰騰的咖啡,Sebastian用他綠色的大眼睛對Chris微笑,長長的睫毛眨動。Chris在一旁的椅子坐下來,抓抓頭髮,想著要說什麼。


 


“所以…你是來新城旅行還是有其他事情?”


 


“我是來玩的啊,”Sebastian把嘴裡的三明治吞下後說,”到新城想起來John住在這裡,所以想要來借宿。”


 


“旅行,那你的目的地是哪裡?”


 


Sebastian笑了一下,”我沒有目的地,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到處走到處看。走累了就坐車,想看風景就用走的。碰到志同道合的人就一起前進,時候到了就分開。”


 


“這麼隨興。”


 


“不設定任何事,隨時都有驚喜。”


 


“那你出來旅行多久了?”


 


“已經一年多囉,也可以說我正在流浪。”Sebastian對著三明治咯咯笑,就好像它說了個笑話,"老天,這三明治真好吃。"


 


“一年?”Chris抬起一邊眉毛,”這麼長時間都在外頭旅行?”


 


Sebastian喝了一口咖啡,”世界這麼大,怎麼可能短短幾天就看完。”


 


“那你的旅費一定很驚人。”能夠那麼長時間在外頭遊蕩,Chris猜想他或許有家裡贊助。


 


Sebastian解決掉全部的三明治,嚼了幾下才回答,“三明治太棒了。還好,除了之前工作存的錢,一路上我也有打工啊。我剪過羊毛,採水果,摘棉花,建築工地,刷油漆,有工作就去做,賺錢或者換食宿,我都沒有跟家裡要過錢。”


 


“那挺厲害,也滿辛苦的。”


 


“可以體驗很多東西嘛,我出來就是為了這個啊。”


 


“體驗如何把羊剃個精光嗎?”


 


“還有擠牛奶啊,我本來都不知道,我是個擠牛奶的天才耶。"Sebastian兩手在空中圈起來,輪流做出又擠又拉的動作,"我學第一次就會了,牧場主人都誇我。"




Chris被逗笑了,"聽起來很有趣。"




"沒錯,就是有趣。我畢業以後本來是當保險業務員的。”Sebastian抽了一張餐巾紙擦擦手,”小姐?耽誤您幾分鐘時間,請問您有保險了嗎?要不要參考一下我們最新的產品?讓您的家人多一層保障?每天都是這樣的生活。穿著白襯衫,打一條細領帶,像那些摩門教的一樣,只是沒有騎腳踏車。還把頭髮梳成這樣,”他用手在頭頂三分之一的地方畫了一條直線,”把頭髮梳得整整齊齊的,你能想像嗎?”




Chris看了看他的頭髮,半乾的褐色頭髮四處亂翹,就好像它們有自己的意見一樣,"要花很多髮膠錢吧?"


 


"何止,出門前要多花半小時整理頭髮。"Sebastian把兩隻手舉在頭頂假裝整理頭髮,然後又很快把手垂下來摔在大腿上,"大概是我看起來很老實吧,而且我也很認真幫客戶介紹和設計適合他們的保險產品,所以業績挺不錯的,賺了不少獎金。有一天我突然覺得我真的要這樣一直過下去嗎?等幾年後升業務經理,娶另一個業務員當老婆,生兩個孩子住在有白色圍籬的房子,就這樣過一生嗎?這念頭讓我覺得自己就像被電到一樣。那樣的人生沒什麼不好,真的,可是我想要在真正變成那樣的人之前出去外面看看,去那些我沒去過的地方走走,不然到死我都沒有踏出家門不是太可惜了嗎?我還年輕,有兩三年空檔還是補得回來的。”


 


“所以你也一樣,”Chris看著對方握著咖啡杯的細長手指,”你想逃離舊生活。”


 


“我只想知道我還有沒有其他的可能性。而且我來這個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好好看過她呢。”


 


“你是外國移民?所以你有個口音。”


 


“羅馬尼亞,小時候跟著我媽來的。”Sebastian歪著頭看著Chris,”那你呢?你聽起來也不是南方人,更像新英格蘭那邊的?”


 


Chris乾笑兩聲,”我是波士頓人,然後在紐約工作了十幾年才搬到這裡。”


 


"我也是從紐約來的!"




"世界真小。"




“你來這裡是因為職務調動嗎?”


 


“因為換工作吧,”Chris不自覺地摸了摸臉上的鬍子,它們已經長得很茂密了,但他有點懶得修剪,他現在不在華爾街工作了,就算想把鬍子留得能甩過肩膀也沒人管他,”我也想知道我還有沒有其他的可能性。”


 


Sebastian舉起杯子,Chris注意到他的嘴角即使不笑的時候也會微微向上翹,好像貓咪的嘴巴一樣。他輕啜了一口咖啡,沉浸在咖啡香裡,”我猜那的確是一個很值得每個人好好想想的問題。”




"是啊。"一陣突然但不尷尬的沉默襲來。



"我這樣說可能太得寸進尺了,你才剛借我浴室,又把我餵得飽飽的。"Sebastian很快咬了一下嘴唇,手指在桌上點了幾下,像給自己打氣。"不過,你方不方便借我睡在你的沙發上一兩個晚上呢?等我上網找找看附近有沒有願意收留我的沙發主,找到我就搬出去,不會耽誤你太久的。"



"你想在新城待多久?"



"我想在這裡待到狂歡節,我沒有參加過。"Sebastain的雙眼閃出期待的光芒,"我會在這裡找份打工,找個短期出租的房子。我沒來過新城,想好好看看,附近的城市和那個幽靈沼澤我都想看看。從新城到那些地方都方便,所以我想住這裡。"



Chris沉思了一下。現在到狂歡節,還有大半年,那表示Sebastain會在這裡待那麼久的時間。Chris那個華爾街鯊魚的性格正在翻滾著要甦醒,想做些冒險和大膽的事。邀請一個認識不到一個小時的陌生男子住進自己家應該算大膽吧?儘管這男子看起來和善溫暖,令人想要親近,但這還是大膽的行為。在經過三個月平淡的日子之後,他發現自己想要這個。"反正你都要找住的地方,不如就留在這裡吧。"



"真的?那太好了!"Sebastian坐直了身體。"我不會佔你便宜,我可以付房租和幫你做事的!刷油漆或是修水龍頭什麼的。"他環顧一下四周,"不過你這房子看起來好像剛整理過。"



Chris對Sebastian的好感又多了一點,因為他不想只為了省錢白住,願意幫忙做事,不想不勞而獲。不過Chris猜就算Sebastian什麼也不做他也會幫他加分的。他就像哈利波特裡的麥教授不公正的版本,Sebastian加一分,就因為你把我的三明治當米其淋美食一樣。



"房租的話不要緊,等你找到工作再說。在那之前不如你幫我整理花園吧。"Chris討厭整理花園,搬到這裡來,他能拖就盡量拖,也不想修剪那一小塊草坪,當初那個美好花園的想像早就gone with the wind了。他的草坪現在如果是個軍人的頭髮,已經要因為超過標準長度而受罰了。



"沒問題!我很會整理花園!"他拍胸脯保證,嘴邊的虎牙跑出來強調他的決心,"你的花園一定會是全新城最漂亮的花園!"



Chris笑一笑沒說什麼。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壞人,Sebastian給了Chris一個沙發衝浪網站的帳號,要他去看別人給他的評價,就知道他會是一個很好的客人。Chris相信他不是壞人,但Sebastian在努力證明自己之前好像都沒想過Chris可能是壞人啊,為什麼他能這樣毫無戒心地信任他,還願意住進他的屋子。不過Sebastian會玩沙發衝浪,到陌生人的沙發上去睡覺,證明他膽子大,對人的信任感也夠,或許太多了點。Chris看著他喝一口熱咖啡,仰頭露出滿足的微笑,他突然覺得Sebastian這樣缺乏心機和警覺心的樣子有些令人擔心,而他才剛認識他不到一個小時。



就這樣,Chris多了一個房客。他讓Sebastian用他的烘衣機把濕衣服烘乾,把他安置在樓上的客房裡,就在他自己房間的對面。當他向Sebastian說晚安,回到自己房間時,他忍不住上網google Sebastian的全名。他找到一個部落格,上面有Sebastian這些日子以來遊歷的紀錄,照片和文章。他去過好多地方,很多風景照,他在農場裡和每隻看起來似乎都被他的熱情嚇到很驚慌的動物拍照,也有很多他和不同人的合照,那些他在旅途上遇見的人事物,他用影像和文字記錄下來。他在照片裡總是開心大笑,或是做鬼臉,一種自由自在的輕鬆氣息瀰漫在整個部落格裡,讓人想要跟他一起去旅行,一起去看看這個世界。



如果當時有人跟Chris說,別看了,反正以後你會跟Sebastian一起上路,開著一輛比Jaguar低調樸實又省油很多的車子,和他一起在公路上奔向夕陽,Chris一定會嗤之以鼻,或許誇張地大笑兩聲表達他的不贊同。辭職搬到這裡對Chris來說已經很冒險了,再進行另一個冒險實在就太超過了。但他現在就只是關掉電腦,像例行公事一樣爬上他那張和南方氣息格格不入的歐式大床,閉上眼睛,想了一下他的新房客正在做什麼,很快睡著了,就和以往一樣,彷彿一切沒什麼不同。但事實上,一切都不一樣了。




待續




第二章→這裡


第三章→這裡


第四章→這裡

评论
热度 ( 598 )

© 冰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